劍術之道 William E Wilson

這篇文章已經過時

The Arte of Defense 原文連結

決鬥劍術的入門手冊
First Edition
March 1993
William E Wilson
Copyright 1993,1994 William E Wilson

中譯:艾俠
2011年5月 / 2012年9月修訂

 

  作者的話

  本文的目的,在為讀者帶來入門決鬥劍術的必要知識。無論你是史實擊劍協會(Association of Historical Fencing)的劍手、是復古協會(Society for Creative Anachronism)的成員、或來自其他各種學習決鬥劍的團體、或僅只是正在研究護身劍術的歷史,這篇文章都應該會對你有所幫助。本文包含了十九年擊劍經驗以及研究英文、義大利文、法文之歷史文獻的精華,全文中穿插的照片再現了原始版印圖畫所示範的各種技巧。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夠符合讀者的需求,並且能讓各位更加廣泛、深入地學習和使用古典決鬥劍。我的首頁Elizabethan fencing裡面有更多資料。

  在2002年聖誕節前後,我著作的第三版應該已經在Chivalry Bookshelf。上架了。這個版本大量延伸涵蓋了新的歷史資料,並補充了許多動作的照片作為示範。如果你對這本書有任何其他問題,請和我聯絡

  這本書也將會在Tattershall Arms販售。

  William E Wilson
  以本文為您效勞

  也將此作品獻給我的女兒--她讓我有足夠的靈感能完成這份工作。

  我要在此感謝以下這些人,他們為我的努力帶來啟發與其他協助:Gary McClellan、E. Paul Fischer、Joe Bethancourt、John Craft、Michael Cook、Richard Rouse以及Patri Pugliese。


目錄

引言

名譽之爭

實際戰鬥

預備姿勢

防禦

四個原則

使用單支決鬥劍

決鬥劍與匕首的組合

決鬥劍與披肩的組合

決鬥劍與圓盾(buckler)的組合

使用一對決鬥劍

結語

穿著與時代觀

護具

設計示範動作

部分的參考書目

武器、防具、資料的出處

  在這裡提醒各位,此處所收錄的插圖只占全部的一小部分。如果你需要完整的版本請向Scottie Armory訂一份,謝謝。

 

引言

 「有種說法是:對紳士來說,歷經生死邊緣得來的榮譽最為重要;於是決鬥與各式各樣的戰鬥方式開始興起,並且造成了許多麻煩。這都是人們缺乏真知所造成的:真正的榮譽正好相反,就是把武器放下,像這樣...」

  --Vincento Saviolo

  真正的護身劍術(亦即擊劍)興起的時代,是在中世紀末重型鎧甲與武器衰退的時期。從前,人們曾經認為中世紀時的攻擊方式是以蠻力為基礎、是武器威力和防具品質間的相抗;然而在研究過一些中世紀和擊劍相關的文獻之後,我們已經了解這並非事實。

  15世紀末,民間格鬥興起,中產階級紳士更傾向使用技巧與靈敏的動作、而非憑藉力量求勝。在接下來的時代,當貴族們各自為了自己的陣營訓練,並繼續使用長劍、長槍、重鎧甲的同時,新興中產階級中的資產階級(burgesses)與工匠則向遊歷四方的劍客學到了自己的技巧。隨著啟蒙時代席捲而來,許多城鎮進入了自治;在一些擁有足夠技術、財力、並且勇於挑戰的地方,開始出現了不同流派的護身劍術。

  民間格鬥以輕型劍取代了較重且具有破甲能力的武器(長柄斧、長柄戰槌、長劍等),使得戰鬥策略產生了根本的差異。他們的新戰術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優點,而如此訓練也成為擊劍的主流。於是這種決鬥劍的用法就變成了民間格鬥裡最重要的部分。

  在劍術的流派中,最早也最有名的來自西班牙與義大利(並且隨後成為所有流派的模範)。在義大利人致力於將擊劍單純化以臻完美時,西班牙人更進一步讓擊劍成為一門深奧的學問。當時,西班牙的劍術名家也必須學習幾何學與自然哲學,Carranza(1569年)就是西班牙劍術流派的典範之一。此後義大利的流派很快地就超越了西班牙;事實上,義大利劍術家曾經在整個歐洲以及英國都是很搶手的。

  早期的劍術家並不針對實戰教授既定的應對方法,而是傳授他們在生活中學到的秘訣。早期的決鬥者如Manciolino和Marozzo都是15至16世紀時期典型的劍術家,在他們所留下的文字紀錄中和榮譽有關的篇幅比討論實際戰鬥還多。

  一般認為Morozzo(16世紀前期)是第一位對擊劍技術留下文字記載的作家。Agrippa、DiGrassi和其他同時期的人教學重心則較偏向實際應用而非觀念;刺擊也在這個時期(16世紀末到17世紀初)成為普遍使用的攻擊方式。在英國,DiGrassi對擊劍形式與內涵的改變貢獻良多。他的新技巧優雅而簡潔,是一種重視合理性的方法。我們一般會說:Agrippa是首先發揚古典決鬥劍(rapier)的人,DiGrassi則是輕決鬥劍(smallsword)的先驅。

  如上所述,義大利和西班牙直到16世紀都領導著擊劍理論的發展。法國劍術界一開始接受義大利劍術家的理論,後來則轉向德國劍術家。Sainct Didier是法國第一位擊劍寫作者。雖然Didier的方法不太合理、而且可能對實踐者造成危險,但他嘗試了將攻防動作分類成幾種不同的模式。法國被公認帶領擊劍的發展是這之後幾十年才開始的事了。和古典決鬥劍術比起來,17、18世紀的輕決鬥劍術更近於現代擊劍的根源。要體會古典決鬥劍實際使用的情況,必須仔細考察當時和決鬥以及決鬥劍相關的文字紀錄。雖然許多攻防動作很相似,但我要大膽地說:假如人們真的拿著古典決鬥劍對打,使用現代的技巧是很危險的。

  回頭談義大利。如果要舉出一個16世紀晚期的義大利劍術家,那麼Vigianni是最好的例子之一。他提出刺比砍更有效的論點,並且精細地將刺擊分成許多種類;他同時也引入了長刺(lunge)的動作。同時期,德國也輩出優秀的劍術家;但他們愛用的並非古典決鬥劍或輕決鬥劍,而是名為dusek和schwerdt的武器(它們是比較像軍刀的斬擊武器)。當時德國所有討論古典決鬥劍的文獻似乎都是從法國或義大利翻譯來的(最近和來自德國的Stefan Dieke討論之後,我不再確定這是否完全正確;古典決鬥劍在德國地區也受到了當地許多觀念的浸透)。

  17世紀早期,護身劍術已經建立起堅固的基礎。在歐陸與英國都有許多流派,如Bonetti、Saviolo、Fabris、Capo Ferro和Silver等人所教導的,都是當時最優秀的技術。這些劍術家也認為哲學或解剖學都可以是劍術理論的一部分。

名譽之爭

  如果不仔細思考當時的思想背景,就沒有辦法真正了解文藝復興時代用劍的技術。在能夠完整了解決鬥的技術之前,必須先充分了解決鬥的思想。為了幫助讀者更熟悉這個領域,我將在這裡討論法國、英國、西班牙、義大利等地所發展的決鬥思想,並對決鬥的歷史作一個總結。在這段時期,騎士和中產階級的紳士極為重視名譽,而有時維護名譽的方式就是決鬥。為了更完整地了解決鬥,我建議各位閱讀Billacois所著的《決鬥》(The Duel)。

  決鬥是如何、又為何會發展開來?是什麼因素散播了決鬥的風氣,決鬥在法國、英國、西班牙、義大利,又分別受到什麼樣的影響?

  決鬥的定義在剛開始是有著正式規範的。我們可以如下定義決鬥一詞:一種在兩人或多人之間,於每方數量相等、並具備同等武裝的狀況下進行的競爭,目標是為了解決競爭者之間名譽的衝突。當時決鬥的舉行受到嚴格規範,而且規則在戰鬥開始之前須受到雙方同意。

  當時在法國(以及其他一些國家),決鬥和一般的肢體衝突、私鬥、比武或競技有很大的不同,而且可能會是法律上正式或非正式的形式。也許正式的決鬥可以追溯到中世紀時的鬥技,這種決鬥是由君主主持,在特定的地點正式舉辦的。

  接下來我要簡單地敘述這份1538年2月17日在法國穆蘭(Moulins)的紀錄作為正式決鬥的例子。決鬥的雙方分別是Lion de Barbencois方(Sarzay先生)和François de Saint-Julien方(Veniers先生)。Sarzay和一位La Tour-Landry 先生之間有個多年的爭執:Sarzay信誓旦旦地說La Tour-Landry曾經在1525年帕維亞(Pavia)的戰役中臨陣脫逃(雖然當時Sarzay根本不在那裡),這損及La Tour-Landry的名譽,所以他要求Sarzay提供他的消息來源;Sarzay指出消息來自Venier,Venier則極力否認這個指認;他這麼說代表Sarzay說了謊,於是爭執就從Sarzay和La Tour-Landry間轉移到Sarzay和 Veniers之間了。所以,這場決鬥並不是為了洗刷La Tour-Landry被指控臨陣脫逃的恥辱,而是要澄清說謊的嫌疑。被指說謊的Sarzay是以申訴者(injured party)的身分參加這場決鬥。在決定比試之後,他們向國王申請了場地。

  Frencois方在其住處(穆蘭)附近的村莊選擇了一個庭園作為場地。這場戰鬥中,Veniers和Sarzay兩人展現出的勇氣都勝於其技巧。終於防守方的腳跟被擊傷(並造成出血),而國王命令決鬥停止。他宣布這場比賽不分勝負,La Tour-Landry那天在帕維亞的戰事中盡忠職守。無論誰是誰非,這場戰鬥結束了。

  一場正式的決鬥始於申訴者向對手提出挑戰。在17世紀早期,這種挑戰是向對手的腳扔手套、匕首、以及各種信物提出的;中世紀時人們也有相同的行為。到了17世紀晚期,使用的方式已經演化成口頭的挑戰(須有公證人在場)與書面的挑戰狀。在挑戰確定之後,決鬥者會向相關單位申請場地。基本上這是一種希望能夠靠武藝解決爭執的方式。

  決鬥的場地必須是開放空間,通常是在庭園或其他有足夠空間容納激戰、以及裁判和旁觀者的地方。一場正式的決鬥是公開並受到矚目的。每位參加者都會有一位長者作為發言人並提供其他協助,他們會確認決鬥的規則(所使用的武器、是否可以穿戴護甲與其種類、時間限制...等),檢查是否有暗藏的武器、護具、護符(這時代的人是相信巫術的,無論是用來保護自己或者傷害對手)等。其次,他們也會在一旁為決鬥者打氣,給他們精神上的支持。一般來說,決鬥會在一方中有一個或所有成員都死亡、或者日落時結束;即使沒有見血,有時主持者也會宣布決鬥提早結束。

  非正式的決鬥是私下進行的,這也是一般提到決鬥時最常聯想到的形式。非正式的決鬥是犯罪行為,為法律所不容。

  因為是私下進行的,非正式的決鬥並不公開,也不會像正式的決鬥一樣招攬觀眾。在17世紀,羅馬天主教會甚至威脅要撤除這些私人決鬥參與者的教籍;他們也規定在這種決鬥中喪生的人不能埋葬在聖地。這項規定實際上從未實行,不過在17世紀期間,教會對決鬥的反對與日俱增。

  歷史上決鬥最興盛的時期是從16世紀末開始,並且在17世紀前、中期達到頂點。在戰爭發生前後,決鬥的風氣似乎特別容易傳播。但是,是什麼原因挑起 了人們決鬥?除了純為興趣以外,Billacois把決鬥的起因分成了五種:為了女人而戰、不同家族或派系所屬者之間的爭鬥、公事因素、遺產與爵位的繼承或其他家族中的法律問題、還有關於地位或名譽的爭執所引起的。決鬥一般並非起因於一次特定的事件,而是表現出兩個個人或團體之間最激烈的糾紛。

  在不同國家如英國、義大利、法國、西班牙之間,盛行的風氣與思想又有所不同。一般認為決鬥和古典決鬥劍的使用是源自義大利--至少最重要的教學者和文獻都出自義大利;而西班牙也是早期的競爭者之一。法國和英國很快就汲取了決鬥劍的技術,然而英國曾經有過排除古典決鬥劍傳入的運動;伊麗莎白女皇甚至要求倫敦的守衛銷毀所有超過一碼長(譯註:合0.9公尺餘)的決鬥劍。著名的英國劍術家Silver曾指責義大利人所傳授的技術是危險的,所有的英國劍客都應該嚴格遵循優良的英格蘭傳統。

「想要在短小的古代兵器中尋求戰鬥的本質,還認為短劍相較於長劍或長型刺劍存在某些優勢,這真是對護身劍術的誤解;用那種決鬥劍戰鬥的弱點和缺陷已經很明白了。謹記我們崇高、悠久、常勝、勇敢、而最為無畏的英格蘭明訓,不和錯誤的對象學習防衛技巧,不像他們一樣放棄天生的戰鬥本能--用我們簡潔的高貴技巧和武器訓練。」

「讓我在這件重要工作上投注心血的原因,是把那長久被輕視的真相之光帶給人們的渴求--因為我們正在退步、並且同時拋棄了祖先的美德和使用武器的技術,就像患了怪病一樣追求義大利、法國、西班牙劍師帶來的怪癖和花招。稍微回想看看,那些笨拙的玩具從前既沒能幫助羅馬抵抗布雷努斯(Brennius)的掠奪,在亨利五世侵攻法國時也無能為力。」

  Silver是位經驗豐富的軍人,而他所教授的劍法並非決鬥劍的技術。來自義大利的劍術流派終究還是逐漸興盛了起來,最有名的就是Bonetti位於倫敦布萊克費爾斯區(Blackfriars)的流派(始於1576年)。和其他國家不同的是在英國非正式的決鬥比正式的決鬥更為盛行,而英國人並不像法國人那樣對決鬥表現出熱情。有些人認為英國觀賞鬥獸的風氣以另一種形式抒發了他們報復的慾望,另外也有人認為英國人覺得鮮血是有價的、而流血是一種浪費,這也可能是人們不參與決鬥的原因之一。「在英國社會,清教、資本主義、自由企業、以及思想自由盛行,而這也代表了高度的組織化,只有那些孤立、並且或多或少反社會的個人才會有決鬥的需求」(Billacois p. 32)。我們也可以看到莎士比亞的許多作品中,和決鬥有關的思想是以義大利的方式呈現。

  雖然正式決鬥在西班牙已經成為合法的活動許多年了,不過表面上西班牙也和英國一樣較少看到決鬥。其實當時西班牙的風氣(對榮譽的態度與價值觀)可以說就像是決鬥的天堂一樣,但當時的文獻並不支持這個想法;事實上「決鬥」這個字眼和其他同義詞並不常出現在當時的正式文件中。

  在西班牙,決鬥只有通過王室命令分發場地後才是合法的。雖然受賜場地相對上並沒有那麼困難,決鬥還是沒能像在法國或義大利一樣常見。有一部分是因為非法的決鬥者會受到放逐或死刑等重刑。就和英國一樣,決鬥的需求或許也被其他流血運動(鬥獸、鬥牛)以及杖術(cane fighting)的盛行所削弱。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經常為了一些不很嚴重的事聘請刺客進行暗殺:

「基於很多背景因素,謀殺在這個國家很常見--這甚至被風俗所允許...有些事只能經由殺戮來解決。他們認為侮辱並不能只藉由將生死賭在一場平等武裝的戰鬥中化解,因為有所不平的一方甚至有可能被侵犯者所殺害;而在有動手的能力之前,他們會為了復仇等待20年之久。」 (Billacois p. 38)

  所以決鬥在西班牙未能發展成如其他國家的規模。

  決鬥的發源地可能是在義大利,因為當時多數的相關文獻都在義大利被找到。16世紀到17世紀前期義大利劍術家曾經風靡一時。騎士思想(在義大利可以朔及14世紀)在1560年代前仍在快速成長。Giovanni da Legnaro、Muzio、Possevino以及其他決鬥研究者留下了大量關於決鬥和榮譽的文字紀錄。雖然決鬥一直到16世紀中期之前都還相當盛行,但在該世紀結束之前就已急速式微。有人甚至提到決鬥就像回顧黃金時代一樣:

「一個世代過去了...回顧那決鬥在義大利比歐洲其他地方都更普及的黃金時代,那時平常封閉的名勝會為了任何前來解決榮譽問題的人敞開大門;然而今天的決鬥不再是那樣了。」(Billacois p. 42)

  正式、非正式決鬥的的衰落和騎士思想轉變成對榮譽的清談似乎發生在同一時間。再次引用Billacois的話:

「每個階層的紳士都高談闊論著決鬥,批評著現代人的軟弱,但是如果要他們和對手決鬥,又會用一些似乎和騎士思想有關的小事來迴避;他們已經使這門思想成為一個謎團了。」

  所以即使義大利是將擊劍、決鬥武器、以及普遍的榮譽觀散播到整個歐洲的國家,仍然沒有太多人因決鬥而死。法國才是真正沉迷於決鬥、而且在我們一般研究與思考決鬥時會想到的國家。法國人這麼習於決鬥的原因被認為和他們的民族性有關。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是:什麼樣的人應該學習古典決鬥劍的正確用法?引用Saviolo的話:

「我用它的理由,和騎士、軍官、以及勇敢的戰士們相同:決鬥劍可以做為一個人熟習武藝與榮譽、並且明辨是非的象徵。所以它被設計成雙刃、單尖,而且貴族、騎士、紳士和戰士都隨身攜帶,這也是因為它比其他的武器更適合帶在身上;加上它的攜帶與教學如此普及,人們因此首先就應該學習這種武器。」

實際戰鬥

  決鬥高手不只應該精通手拿一把決鬥劍的用法,也必須要會決鬥劍和短劍、決鬥劍和披肩、決鬥劍和小圓盾、以及兩把決鬥劍的組合;而在拿起武器之前,應該要先熟習姿勢和腳步。因為如果沒有正確的站姿、步法、防禦動作,碰上稍微有經驗的對手時也只能任人宰割。

  在本文中的圖例和敘述,除非有特別注釋,都是以右手為主持劍手所做的範例;如果你慣用左手,請把所有的說明左右反過來想。請注意文中所有的圖片都只作為參考,實際對打時必須穿著適當的護具、並且使用正確的練習用武器。我推薦使用Del Tin的練習用劍身,配上符合學習對象時代背景的劍柄(譯註:關於Del Tin,可參考myArmoury的介紹)。我必須強調附圖中的示範者並沒有穿著完整的護具,這是為了易於表現所示範的技巧。 

預備姿勢

  為了學習基本的預備姿勢,了解決鬥刺的構造是很重要的。古典決鬥劍有五個基本構造:劍身、護手、十字型護手或護指、握柄、柄頭。有些劍或許沒有護手或護指的部分。為了讓讀者更了解這些構造,我要稍微介紹一下它們的功能。

  劍身(blade)- 劍身上有劍尖與雙面刀刃可用於攻防。典型的劍身可以分成三個主要部分:強部位(the forte)、弱部位(the foible)、以及劍根(the tang)。劍根是穿過握柄的地方,必須足夠堅固而不應該在戰鬥中損壞。強部位靠近護手,是劍身最為堅韌的部位,劍的這個部分會被用來撥擋 (parry)。弱部位是劍身靠近尖端的地方,通常用來斬擊。

  護手(guard,又作hilt)- 護手有好幾種形式,也有些武器並沒有這個構造。護手基本上是用來保護手不受削砍與刺擊。初學者應選擇防護性良好的護手,杯狀護手或是籃狀/弧形護手都是很好的選擇。

  十字型護手與護指(quillons and knuckle guard)- 某些劍有十字型護手與護指,還有些劍沒有護指的部分。這些構造主要是用來防禦的。護指用來保護手(主要是指節)而十字型護手可以格擋和捕捉(纏)住對手的劍身。

  握柄(handle,又作grip)- 這是你握住武器的位置。握柄應該用不易損壞的良質硬木製造,並加工成能夠舒適握持的形狀。不建議使用圓柱形的握柄。

  柄頭(pommel)- 柄頭鎖在劍的末端(和劍尖相對的另一端)並且把武器的所有構造固定在一起。柄頭不應該是焊死的。

  前面已經提過,預備姿勢和腳步對護身術的學習非常重要。預備姿勢有非常多種,也許有多少流派就有多少種動作。本文將解說四種基本的預備姿勢:高姿勢(古義大利一分位防禦,Historical Italian Prima Guardia)、低姿勢(古義大利三分位防禦,Historical Italian Terza Guardia)、平舉姿勢(近於古義大利二分位防禦,Historical Italian Seconda Guardia)、內側姿勢(古義大利四分位防禦,Historical Italian Quarta Guardia)。

  在開始學習預備姿勢之前,練習站姿和持劍是很重要的。站姿是所有動作的基礎。首先右腳在前、面向你的對手,腳尖正對對方。左腳落於前腳後方約略為肩寬的距離,腳尖方向與前腳垂直。膝蓋朝著腳尖的方向微微彎曲,而身體保持正直。右手的位置會隨著採取的防禦姿勢而略有不同。副手輕鬆置於身體前方,外緣朝向對手。不要把手伸得太遠,否則會成為攻擊的目標。這就是我們的站姿。

  持劍的方式是食指或食指與中指繞過十字護手前方,其餘手指輕握住劍柄。只用食指搭住十字型護手能夠稍微增加你的攻擊距離,而用兩隻手指控劍力量會較強。持劍時掌心朝下,這樣可以避免柄頭擦撞手腕、並且容易施加舉起劍尖的力量。接著為各位解說這些防禦姿勢。

  筆者認為初學者採取高姿勢(一分位防禦)或許會置身險境,不過高手也可能用它取勝。這種姿勢是伸出持劍手,指節朝上或把手舉到頭以上的高度,劍尖指向對手;劍尖可以微低於持劍手。這種防禦較容易讓手掌和手臂疲倦。  

 

 
 

  平舉姿勢或者二分位是持劍於身體右側,並且與肩同高向前平伸;真正的二分位是持劍於身體正前方的。這個姿勢似乎沒有很好的防禦性,但它能夠吸引對手接近讓你更容易出手。這種防禦姿勢對抗斬擊的效果很好,而劍和副手還是能對刺擊做出防禦。  

 
 

  低姿勢(古義大利三分位防禦,以DiGrassi的動作為基礎)的手肘位置在肩膀前方,劍指向對手右肩;手肘平行於地面或微向下朝著對手的下檔或膝蓋。劍尖上提的程度可以根據個人感覺來調整。這種防禦姿勢可抵禦右側來的刺與斬擊,是最輕鬆的一種防禦姿勢。  

 

 
 

  內側姿勢(古義大利四分位防禦)同樣是右腳在前;護手擋在左半身腰部前方,劍尖向左上指向對手肩膀。這種姿勢可以用來發出反側刺擊(punta riversa)。  

 

 
 

  以上所有防禦位置都可以把左腳踏在前面。有些姿勢另一隻手最好同時使用短劍、盾牌、披肩等。在單持一支決鬥劍而沒有副手裝備時,左腳擺前將會拉近身體和對手武器的距離,讓自己暴露在攻擊之下;這同時也讓你的劍離對手更遠了。在這種狀態下,比較可行的做法是一個輕巧的長刺,這種打法容後再述。

  站姿熟練之後,再來要練習的是腳步。從前的文獻中記載了許多種移動方式,它們可以劃分為三類不同的動作:前進、後退、以及兩腳交叉移動(cross over)。

  前進的動作是先向前跨出前腳,後腳隨後跟上。後腳移動的距離和前腳跨出的距離相同;不要讓你的後腳踢到前腳後跟。也必須注意腳步不要太大,否則可能會被對手抓到空隙突襲而無法及時閃避;保持重心在兩腿中間、不要偏重前腳或後腳也很重要;不要前後跳動,跳躍或上下浮沉也是應當避免的。任何多餘的習慣動作都可能會提醒對手你的行動。DiGrassi說得很明白:

「最重要的是不要跳動,要常保一隻腳穩固站定;如果你打算移動它,就得找一個恰當的時機,而且手腳的動作應該保持協調;而不管準備要攻擊或防禦,絕對不要把你的意圖表現在手上。」

  後退的動作是先向後跨出後腳,前腳隨後跟上。和前進時相同,注意前腳只移動和後腳跨出時相同的距離。注意移動後腳時不要拖行或者抬得太高,恰好掠過地面即可;另外也要保持後腳掌提起和落下時平行地面。移動前腳時先抬起腳尖並快速起腳。整個動作只有移動腳掌;不要用腳趾跟施力,那會整個晃動你的重心。

  兩腳交叉用在需要快速移動的場合。兩腳交叉前進時後腳先往前跨過前腳,前腳再馬上踩回前方。交叉後退時前腳以圓弧型的路徑移至後腳後方,後腳再馬上往後踩至原本的位置。腳落下的位置可根據你所移動的方向來調整。採用這種移動方式後退也可以用來閃躲對手的攻擊。

  腳步動作必須勤加練習,這樣在移動時才不用思考腳的動作。當姿勢和腳步運用自如之後,我們就可以深入下一個主題了。 

防禦

  無論攻擊能力多強,如果缺乏防禦能力,被打中你還是死了。如果總是背水一戰也許能夠多贏得幾場決鬥,但你不會每次都能迅速擊敗對手,而且終究會輸給稍微有經驗一點的決鬥對手。

  一般左側的刺擊並不用劍撥擋,劍只用來擋開斬擊。所有我讀過的早期文獻都指出應該用副手擋刺擊而用劍擋斬擊;只有自己右方外側受到的刺擊會用劍來撥擋。早期的格擋動作基本上是對劍身的反擊,而對於刺擊都使用非持劍手、短劍、圓盾、或是披肩來撥擋;首先提出用劍身格擋的是DiGrassi,之後Capo Ferro進一步發展了這個概念。

  身體可以分成許多不同的部位。在本文中我使用頭、胸、腹、手臂、下腹、和腿來區別。劍身擺在不同位置可用來防禦不同的主要部位。無論撥擋的方式為何,最重要的是儘可能讓劍尖接近對手;劍尖需要移動的距離越長,反擊的速度就越慢。

  撥擋進入內側(以右手持劍者來說是身體左側)的刺擊是最基礎的。如果刺擊從正面攻擊頭或胸部上段,就用副手將劍往左側推出;如果受刺點低於副手,就將來劍往外側下方推。絕對不要經由身體把攻擊推往另一側,你有可能在完成動作前就被刺中。即使決鬥者並未穿戴護手,人們仍然願意手上受點輕傷來避免更嚴重的傷害。

  如果外側(以右手持劍者來說是右側)高於護手處受到刺擊,只要從下方繞進自己的劍、並且輕輕向外推開就可以了;受刺點較低時,就從上方繞進並推往外側下方。一般來說,撥擋時應同時後退,以免對手在被擋開之後再用劍尖斬擊(tip cut,又作stramazone)。另一件必須注意的事是--撥擋後不要反射性地還擊對手。只有當你覺得有擊中的機會又不會受到還擊時才反擊。

  斬擊的目標一般是頭、頸、胸、以及右邊腹側。對於頸、胸、腹部的斬擊,撥擋的方式是很相似的。不管是哪種斬擊,招架時應該將護指朝向攻擊來處。格擋頭部時將你的劍高舉過頭,護指朝上並微微向前,劍身應和地面平行。不要死死伸直手臂,保持手肘彎曲,劍的位置在頭部上方稍稍偏前,約比頭高6英吋(譯註:約15公分)。在真實的打鬥中,如果用僵硬伸直的手臂接下對手全力一擊,手腕很可能會受傷。彎曲的手臂這時具有類似避震器的作用。

  格擋右邊腹側的斬擊時將手往身體右邊推出,位置比普通的低姿勢防禦還要稍微前面一點;劍尖應該提高一些,指向對手頭部。要用強部位儘可能靠近護手的地方捕捉斬擊。胸部受到斬擊時,將手臂越過身體,並且像防禦腹部時一樣用強部位捕捉攻擊(手臂基本上是古義大利四分位防禦的姿勢)。

  另一種防禦的戰術是閃避,也就是在對手攻擊時閃開刀鋒。刺擊和斬擊都可以側向移動來閃避,快速後退也能夠達到相同作用。閃避是必須練習的,這種戰術能夠幫你取勝。正確的閃避可以讓對手無法有效攻擊,在這同時也許你是能夠擊中的。

  最後一種防禦方式是抓劍(或者直接抓對手)。早期的資料提到穿戴護手讓人能夠安全地牢牢握住對手的劍身。在使用表演劍時這種防禦方式相當安全。鎖甲護手在手掌和手指的部分織有鎖子甲,直接的刺擊可以刺穿鎖甲,但是刀鋒劃過並不會割破它。從前的劍術家甚至教導學生在沒有鎖甲護手的情況下仍然應該儘可能抓住劍。引用DiGrassi:

「每個人都學過,如果敵人的動作出現空隙,就可能安全地強奪武器--但這麼做必須出手敏捷,還得有十足勇氣,因為施技者必須直直逼近對手,並且用沒有防護的手快速握住劍柄附近;這時敵人的手和劍一起被向外扭轉,強力搶奪就可讓劍脫手。奪劍時不用擔心手掌裸露,因為他的武器使不上力,還無法有效切割。最大的危險在於:如果敵人能拉回他的劍,那就會被割傷了。」

  無論如何,劍是用來嚇阻敵人的屏障。要常把自己「藏」在劍刃之後,並且讓劍尖盡量靠近對手。

  讓身體憑直覺自然對外界產生反應是決鬥劍術的一個境界。這時腳步和防禦動作應該是反射性的;判斷不應過度謹慎,要能對適合出手和可能被攻擊的時機有所「預感」。

  距離和判斷是同樣關鍵性的要素。如果和對方的距離大到出手時無法馬上擊中,那你就離他太遠了;而如果距離保持得不夠,對手也更容易擊中你。

  時機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你抓到空隙但出手的時機不對,那麼就有遭受反擊的危險。防禦也是一樣的,要把握時機才能保護自己免受傷害。 

使用單支決鬥劍

  Saviolo主張的兩個主要目標是面和腹部,Giganti和其他同時期的人則取面和胸部。對面部的攻擊如果沒有馬上致死也會造成嚴重的出血和痛楚。刺中腹部會帶來長時間的痛苦,而向胸部一刺也許能夠更快結束戰鬥。

  DiFrassi提出只用一支古典決鬥劍戰鬥時的五項基本原則:

1)第一,身體右側或者到目標的直線上,就是離得最近的地方;如果你要尋找最短的攻擊路徑,就要循直線去找。

2)第二,距離越近,出手就越快擊中。掌握這個秘訣的人,看到對手舉劍準備攻擊時,卻可能在被擊中之前先擊中對方。

3)第三,旋轉的動作在接近圓周處比在圓心附近產生出更大的力量。

4)第四,力量越弱,就越容易被擋下來。

5)第五,所有動作都須及時完成。

  這些原則能夠幫助理解一些攻擊的原理和方法。Silver也教授過類似的原則。

  所有學生都應該最先學的攻擊方式是刺擊,並且在擊中對手身體的瞬間要足以發出4磅左右的力量。在早期的資料中,曾有刺擊深度僅三隻手指寬的深度就能致死的記載。引用DiGrassi:

「毫無疑問,刺擊比用刀刃劈砍更有效,它能夠在更短的時間內攻擊,同時還能造成更大的傷害。所以古羅馬帝國(這個常勝的國家)只訓練士兵刺擊,他們的理由是:劍刃即使重重地砍上也很少致命,而即使刺擊的力道薄弱、傷口僅有三指寬的深度,卻常能致命。」

 你可以在對手的持劍手上方或下方、身體的左側或右側刺擊。從劍的上方攻擊身體右側比較安全,並且對方會更難及時反擊成功或者造成互擊。練習攻擊時,將劍尖指向目標並伸直手臂,接著向前移動擊中目標。移動時只要用前進和兩腳交叉移動這兩種動作的組合就好。謹記現代擊劍中的大步長刺一直到17世紀末都還沒被廣泛使用。


練習 在練習這個技巧時,導師應讓學生以標準的預備姿勢站在和自己同一直線上,學生隨導師口令刺向目標,刺擊的力道必須能在真正的決鬥時造成傷害。學生應練習攻擊包括頭、手、軀幹等不同的位置。


 

 
 

  在刺擊熟練之後,下一個步驟就是學習斬擊。DiGrassi在教學時將斬擊分成三種:肩膀發出的斬擊、手肘發出的斬擊、以及手腕發出的斬擊。

  雖然DiGrassi告訴人們刺擊比斬擊有效,他仍然教導有效斬擊的方法(同時期的其他劍術家也是)。他概括地說明了他對斬擊或者說用劍刃揮砍的觀點:

「我曾經說過,揮劍攻擊的軌跡無論是完整或是一部份的圓形,手都必須在圓心的位置;就像一個輪子,在旋轉的時候圓周比圓心附近速度更快、力量也更大。揮砍中的劍和輪子是一樣的。所以我把劍身分成四等分,最接近手也就是最接近施力的地方是第一部分,接著依序為第二、第三、第四部分;第四部分也包括了劍尖。第三和第四部分都會在揮擊中使用。這是因為它們接近圓周,是速度較快的部分。」

  用劍尖斬擊(tip cut)時,朝對手伸出劍而劍尖指向其他方向,靠近目標時手腕隨之使勁,使劍尖快速劃過目標。劍尖的斬擊一般是用來攻擊對手的手腕、手臂、面、腹部。攻擊這些地方可以造成嚴重的傷害。義大利人非常擅長這種斬擊方式,在《European collections》中就曾經提到為此特製的寬尖劍(其作者曾經在英國列斯(Leeds)附近的皇家兵器博物館(Royal Armouries)裡見過此物)。


練習 導師和學生以預備姿勢站定,由導師先刺向學生,學生以副手撥擋後用劍尖斬擊導師的面部、持劍手或是胸、腹。


 
 

  雖然由手肘和肩膀發出的斬擊速度較慢,但比起手腕的斬擊力量大上許多,也能夠砍得更深。DiGrassi所教的是:  

「如果想要做出有效的斬擊,只要用很小的動作出擊,並且在這即將遭受反擊的一刻快速把劍拉回;不符合此原則的劈砍是沒有意義的。雖然猛力揮劍相當有效--特別是對柔軟的物體--但要把劍拔回時也是最麻煩的。」


練習 導師和學生以預備姿勢站定,由導師先刺向學生,學生以副手撥擋後做出斬擊。


  熟練刺擊和斬擊的應用。試著以各種方式組合刺擊和斬擊,配合腳步移動增加擊中的機會,並且保持自己不受傷害。

  當基本的刺擊和斬擊熟練之後,就要開始學習進階的技巧:壓劍、敲劍、壓劍迴轉、和佯攻了。

  壓劍(counter pressure)所指的範圍很廣,它包含了各種攻擊時用自己的劍向敵人的劍施加壓力的技巧。現代擊劍也使用這類技巧,在幾種不同方向的壓劍、或者壓著劍轉一圈後攻擊;在早期的劍術中這類攻擊通常是以反壓劍後反擊對手(messo tempo)的形式使用。要正確使用這種攻擊必須能夠精準地把握時機和控劍。這種攻擊的用意在於將對手的劍尖推離自己並且加以控制,使對方無法在你攻擊時出手。這種攻擊技巧有許多不同的形式。


練習 導師和學生以預備姿勢站定。由導師先刺向學生臉部,學生將持劍手往四分位方向移動,施加壓力向左推開導師的劍尖,同時刺擊導師的胸部或面部。


 

 
 

 

  敲劍(beat)是一種快速讓對手的劍離開攻擊線的技巧。這類攻擊技巧有三種形式,其中兩種和壓劍有關。用輕一點的劍(像是近代的銳劍和鈍劍)比較容易做這類動作,而重一些的武器如古典決鬥劍也許就不太適合。必須小心不要表現出敲劍的意圖。敲劍時不要伴隨把劍往回拉的準備動作,這可能會讓對手在你準備的時候有機可趁。正確的敲劍應該用自己的劍身中央到護手之間敲擊對手劍尖到劍身中央的部位,讓你能夠暫時把對手的劍帶離攻擊線。敲劍後可以接著使用刺擊或斬擊。


練習 導師和學生皆以低姿勢站定,導師將劍尖往前指向學生,學生從內側敲擊將指導者的劍敲離攻擊線,並從內側刺擊指導者的手臂。


  轉劍(disengage,又作cavatione)是一種簡單的欺騙對手的動作,用來在攻擊時讓他以為你要攻擊另一個方向。現代擊劍中的高-低攻擊是這種攻擊技巧的另一種形式。轉劍的動作是將自己的劍繞著對方的護手畫半圓形的旋轉。和敲劍一樣,這個動作用輕一點的劍會比較容易做。轉劍的用意在於引誘對手作出習慣動作。


練習 導師以低姿勢站定,劍尖擺得比平常高一點,學生將劍刺出、作勢攻擊指導者的右胸。當導師開始撥擋時學生就沿著導師的護手下緣旋轉劍尖並刺向胸部或腹部。 


 

 

 
 

  佯攻(feint,在文獻中也被稱作「falsing」或「deceit」)是一種引誘對手反應的動作。早期的Saviolo和DiGrassi等劍術家認為佯攻是一種具有風險的技巧,如果對手並未落入圈套就可能被迫中斷整個動作。典型的佯攻始於一個攻向某處的刺擊或斬擊並將誘使對方作出撥擋,接著再向另一個方向攻擊。DiGrassi嚴詞批評了這種方法:

「要避免這種問題發生,最好的方法是只在運動時體驗錯誤,並當作練習和消遣(就像我以前說過的)。這可以讓人們了解到一個事實:如果面對真正的敵人、處於生死關頭,應該要假設敵人也擁有同於自己的智慧與力量,同時習慣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攻擊那些總是防備周全的對手,而失手的情況只應該在運動或遊戲中發生;除非面對的敵人相當遲鈍,而且不懂得劍術真正的內涵,否則不要賭他們會被騙。欺騙或偽裝的方法總是個心不在目標的攻擊,誘使對手暴露出某些部位讓人安全地攻入;但看看他們刺了砍了多少次,這些都是騙人的動作;最重要的部份很快就會被發現:一直做這些動作的人防禦終究也是洞開的。」

  我建議各位仔細考慮佯攻的意義,而如果要用它,也不應時常使用。

  使用單支決鬥劍的理論中,有許多也適用在決鬥劍搭配其他武器或者格擋用具的狀況。練習這一節的每個動作,並且試試看用得出哪些、用不出哪些。 

決鬥劍與匕首的組合

  許多人並不知道匕首主要是用來防禦而非攻擊,這是因為要用匕首攻擊你必須冒險靠近對手。而如果近到可以用匕首擊中對手,對方同樣地也可以擊中你。因此把防禦當成匕首的主要功能、攻擊當作次要功能,是比較妥當的。DiGrassi教人們把刺當成是匕首的主要防禦方式:

「第二種姿勢的基本架構是右腳在前,劍拿高而匕首在下;如前所述,只要保持低姿勢、往前踏上一步,應該就能夠做出最有效的刺擊。誰都不應拿這種武器來揮砍,因為人們知道該用弱的武器防禦而用強的武器攻擊;那使盡力氣拿匕首揮砍的人卻得費心提防,因為他得用剩餘的微弱力量面對各種強力的反擊。所以人們只拿匕首來刺。」

  持有匕首時可以採用兩種站姿:和持有單支決鬥劍時相同的右腳在前、以及左腳在前的姿勢。兩種都有其優點,但筆者認為持匕首時應該使用左腳在前的姿勢。

  無論採取哪種站姿,拿匕首的方式都相同。握持匕首的方式有兩種,第一種是尖端朝下,掌緣或者你的小指對著護手那一端。這種握法對防禦刺擊或攻向副手下方的輕斬最為有效,但對初學者來說相當危險。我建議如果要這麼拿匕首就站右腳在前,這樣能夠獲得更多時間來防禦上段攻擊。用這種方式握匕首會比典型的握持方式(後述)還更難攻擊。此時匕首只能向下刺擊,這代表你必須更接近對手,並且給他們充分的時間攻擊。

  典型握持匕首的方式是刃尖朝上,護手在食指和拇指前方並且盡可能將拇指從後面頂住扁平處,再來調整手腕就能指向對手的上或下段。使用這種握持方式的同時也建議採左腳在前站姿。用這種方法握匕首,能夠輕鬆撥擋身體左側或高或低的刺擊與斬擊。左腳在前讓你的匕首更接近對手,能夠更快地敲或壓對手的劍。建議匕首拿在和決鬥劍相反的防禦位置,如果以低姿勢拿決鬥劍,匕首就拿高;反之亦然。左腳在前持匕首時,幾乎所有攻擊都是以兩腳交叉移動拉近距離來發動的。


練習 以左腳在前的預備姿勢開始,學生將匕首指向導師。學生上步將導師的劍推離攻擊線,同時刺向導師的面部或腹部。

   導師作一個低刺,學生將刺擊往左撥擋開並刺向導師的面部。


 

 

 
 

  匕首也能用來作攻擊動作的一部分,我把這種用法稱為匕首的撥劍(dagger sweep)。這個動作的概念是用匕首攻擊對手的劍身而非身體,並且帶出攻擊線。撥劍的動作必須直接朝面或胸部接上一個刺擊;在攻擊完成(即使沒有成功) 後,必須快速恢復動作, 將匕首和劍拉回正前方作防禦姿態。


練習 以左腳在前的預備姿勢開始,學生將匕首指向導師。導師右腳在前採高姿勢預備動作, 持劍手伸向學生。學生匕首尖端朝下並將導師的劍向外側下方推開,接著刺擊導師的面或腹部。


  練習組合各種匕首的攻防動作,以熟悉如何使用。 

決鬥劍與披肩的組合

  另一種文藝復興時期的決鬥者容易取得的副手武器是披肩。DiGrassi很支持決鬥劍和披肩的組合,並主張它是相當有效的器具。雖然如此,用披肩來 戰鬥也是利弊各半的。格鬥用的披肩應該用堅韌的材質製作,可以比普通的要小而不應更大。16世紀晚期到17世紀初的斗篷就是恰到好處的。披肩要堅韌到足以 抵擋決鬥劍的刺或斬。DiGrassi認為使用披肩需要注意三個特性:長度、寬度、和韌性。

「這種用法源於偶然,後來卻轉化成了藝術。會如此演變,只因為大自然不只樂於創造,還會讓受造物持續演化;而一切受造物又使自然從中得益。因此人們在許多狀況中,都發現披肩(就和每天穿著一樣)能夠幫上大忙,並致力於研究如何用披肩來表現自己的技巧...

劍術中使用的披肩有三個特性是必須考量的:長度、寬度、韌性--我們要看這些特性是否適合此種用途。」

  雖然披肩本身並不是很堅固的東西,它的特性仍讓我們能夠拿來防禦。其長度讓我們能夠阻擋側面的斬擊,其韌性足以吸收衝擊的力量。它也能用來撥開刺擊、捕捉刀劍。

  通常持用披肩時手是拿在領口或者其中一側靠近衣角的地方,預備姿勢時拿在身體外側,並從手上垂下。如果這是件長斗篷或長披肩,你可以在手上折個一兩折。要確定自己的視線不會被披肩遮蔽,那可能會成為致命的問題。用披肩防禦時也可以穿在身上,這種時候就要抓著衣角並差不多把它當盾牌一樣使用。

  謹記披肩的保護能力是來自於韌性,如果披肩貼在實心物體(如你的手臂、腿、或者側腹)上被攻擊,就會失去防禦效果,而你會透過披肩被砍到。

  披肩也能在攻擊時使用。你可以捉著披肩的領口或衣角用它來捲住對手的武器、或把武器敲開,製造攻擊的機會;也可以丟向對方的臉以暫時遮住他的視線(丟出披肩是件危險的事,你有可能失掉它卻沒有達到目的);你還能朝對方旋轉或拍動披肩來製造混亂,他不知道你到底是要丟出披肩還是想要纏住他的劍。


練習 以右腳在前的預備姿勢開始,學生以高姿勢持決鬥劍,另一手持披肩的領口,並且在前臂上繞一圈。披肩的位置拿在身體外側一點,手肘彎曲,前臂與地面平行。導師向學生胸部作出斬擊,學生以披肩緩衝擋住攻擊後刺向導師面部。

  學生的預備姿勢同前段,但直接拿著披肩的領口並自手中下垂。學生主動以披肩捲繞或敲開導師的劍並刺向導師臉部。


決鬥劍與圓盾(buckler)的組合

「像這樣小小圓圓的盾牌,能夠遮蔽保護大上許多的身體--如果我們知道怎麼用它,就能做到這件本來不可能的事。

眾所皆知,小圓盾和人的身體可不一般大,但知道它脾氣的人卻能抓到訣竅,掌控自如;他還會發現不只是圓盾,眾多的武器都能如此使用。」

  --DiGrassi

  圓盾是一種小型盾牌,根據構造的不同而能夠用來格擋或捕捉武器。圓盾是圓形的,直徑應該在12到24英吋(譯註:約30.5到61公分)間。其材質必須不易損壞也不會損傷刀刃,也不應該有銳利的邊緣或尖刺。圓盾的邊緣應該用皮或者其他柔軟的材質包覆。背面應該要有皮帶(或者老式的抽屜把手)能夠握 牢。要注意螺絲或鉚釘是否夠緊,是否有從盾牌正面突出或者有突出可能性的尖端。有些圓盾的正面有個大大的X型交叉,可以幫助捕捉敵人的劍尖。

  要有效發揮圓盾的功能需要時常練習。機智的決鬥者能夠改變盾牌的用法來造成敵人傷害。裝備圓盾時有兩種戰術可以使用:其一是站左腳在前的姿勢,盾牌拿在前方與胸同高處。通常是用平舉姿勢持劍。盾牌會用來把對手的劍向外側(左邊)推開,接著刺或砍對手;第二種方法是站普通的預備姿勢,拿圓盾的手手肘彎曲並貼近身體。盾牌還是應該與胸同高。這種拿法同樣應該把攻擊往外側撥擋開,而且你也還是應該接著作出攻擊。

  傳統上圓盾也會被用來攻擊。文獻中記載了有些圓盾在正面裝有攻擊用的尖刺。小圓盾可以用來擊打,這時大型的圓盾或其他目標物會因為邊緣部分受到敲擊而晃動。這在從前的擊劍中並不是一種安全的策略。


練習 採左腳在前的預備姿勢,學生將盾牌拿在身體前方與胸同高處,並以平舉姿勢持劍。導師作刺擊或斬擊,學生以盾牌將攻擊擋向外側並以刺擊還擊導師的面部或腹部。 


使用一對決鬥劍

  不管是用來攻擊或防禦,手上有兩把決鬥劍自然是決鬥劍術中最為致命的一種。這種戰鬥方式需要最長的學習時間,而且如果使用時不十分小心或缺乏練習,對學生來說會是弊多於利。

  首先要記得必須有一把劍用來防禦而另一把用來攻擊。它們個別是哪一把並不重要,而且可以隨戰鬥的狀況對調。

  要有效地使用兩把劍,身體和腳的姿勢非常重要。開始的時候你的慣用手應該在前面並且拿成高姿勢。當你熟練之後可以換成其他姿勢。副手應該擺成低姿勢,並且只移動劍尖來防禦上方或下方受到的攻擊。不管你用左側或右側防禦,都要用另一側的手反擊。同時保持上身側面對著對手,重心落在兩腳中間,讓自己更「伸」向對手一點,持續地壓制他們。

  用兩把決鬥劍戰鬥時,有一些初學者很容易踏進的陷阱:第一個是兩把劍的劍尖太近。如果你兩邊的劍尖太近,就等於是邀請對手一次推開兩把劍再給你一個攻擊。這時你的劍都在攻擊線外,要恢復防禦十分困難;第二個是關於攻擊的陷阱,有些人會有一種我稱為「風車攻擊」的傾向,是風車式地或刺或砍地盲目攻擊。有經驗的劍手遇到這種攻擊可以輕鬆地站在攻擊距離外,並且在他的對手「技能冷卻」時抓住機會反擊。


練習 導師和學生以預備姿勢站定,導師先刺向上段內側(學生左邊),學生將攻擊往內側撥擋,並且用主手武器刺向導師面部;導師接著攻擊外側下段,學生將攻擊往右方撥擋,並且用另一隻手刺向導師的手和前臂。 


  以下是DiGrassi對雙決鬥劍的意見:

「今日,雙劍或雙決鬥劍雖然不用在戰場上,但也廣為流傳。在許多流派裡被正式教授,也在書籍中被列舉出來,也被貴族和劍術家們接受,也能搭配各種堅固武勇的兵器。那麼我要回到原來的主題:前面這些理由,是否就代表認同了這些人有真正的武藝。對手握雙劍的人來說,他必須能像用右手一樣控制左手。本來對任何武器來說,這即使不必要也有極大幫助;但在雙手持劍時總要了解:如果不這麼靈敏熟練,就一點用處也沒有。分別拿在兩手的武器應該要能被平等而獨立地被操作,它們都能作對方的工作,而且攻擊和防禦同樣熟練。所以人們應該讓自己的身體、雙臂和雙掌都習慣攻擊和防禦。而缺乏練習的人無法學成這種武藝--他會發現自己完完全全地被騙了。」


練習 導師和學生以預備姿勢站定,接著導師過度地拉近劍尖的距離;學生將導師的兩把劍同時撥離攻擊線,並刺向導師腹部。分別練習左側和右側的撥劍。


  練習不同姿勢和攻擊方式的組合,以完全熟悉這種戰鬥方式。 

結語

  用決鬥劍打鬥需要幾年才能真正熟練。你想得到有多少種武器和格擋用具,就有多少種有辦法安全地使用。在大約二十年的擊劍和五年的決鬥劍生涯中,我還在繼續學到新的動作、熟悉舊的動作。最必須記得的是:要真正精通決鬥劍,就必須持之以恆地練習。每幾個月練習一次是不夠的。不管是參加劍術競賽或者要在台上演出,充足的練習能夠讓你在這條路上久不衰退。

  各位一定有注意到、或許也有疑問的是:筆者引用來說明特定重點的話多數來自DiGrassi。這是因為我認為DiGrassi可以對這些歷史上的技術提供最好的介紹,他的例子和論點都比Saviolo和Silver更有深度。例如和Saviolo相較之下,DiGrassi涵蓋了決鬥劍和匕首、披肩、圓盾、以及兩把決鬥劍的情況,而Saviolo只討論了單決鬥劍以及決鬥劍和匕首的情況;Silver討論的刺擊比較傾向戰場劍,因此和決鬥劍的劍術有所差別。 

穿著與時代觀

  諺語說「人要衣裝」(Clothing makes the man),而那個時代的紳士淑女也是擊劍歷史的一部分。劍術流派興盛、而紳士們追求極致境界。在那個時代,擊劍者的穿著比拿著長劍和盾的人更加華麗,因為他們學的更屬於一種精緻的技術。

  要了解文藝復興時期的決鬥者,就必須研究他們在古典決鬥劍全盛期、大約1550-1600年間伊麗莎白女王統治時期的穿著。當時男性的外衣包括了長袖襯衫、皮質或其他料子不錯的背心、褲襪(tunkle hose或slops)或馬褲、長襪之一、靴子或平底皮鞋;女性會穿襯裙(chemise)、貼身上衣或馬甲、裙子、褲襪、鞋子或靴子。襯裙和襯衫可以是棉、亞麻、或絲製的。應避免使用人造材質如聚酯纖維,它們看起來不太對,而且熱天時穿起來更熱。貼身上衣或馬甲應該採用厚重一點的材質如天鵝絨、錦緞(brocade)或燈芯絨,掛毯布也是選擇之一。衣服的內襯應該用絲或棉製成。也有證據顯示緞料曾被用來製作上衣、褲子和裙子。褲子和裙子基本上會採用和上衣、馬甲相同或互搭的材料。 

護具

  在拿決鬥劍對打時,適當的裝備對人身安全十分重要。

  使用現代的裝備時有件事必須注意:在現代擊劍和早期的擊劍中,劍身的用途並不相同。用比賽用的銳劍或鈍劍作一個正確的斬擊,卻會讓劍身承受設計時並未預期的應力;銳劍、鈍劍、軍刀都應該在它們被設計的用途--擊劍比賽--中使用。表演用擊劍的劍身(del tin或schlager;del tin好一點)應選擇符合實戰用劍的形制。這些劍身可以在Scottie Arms、Triplett Arms、American Fencing Supply或其他零售商處找到,它們都很堅固不易損壞,又有足夠的彈性能避免傷人。事實上,筆者在二十五年的擊劍經歷中已經看過不只一打現代的劍身損壞;而自己用了近十年的schlager劍身和近兩年的del tin劍身則從沒發生過斷裂。用這些劍來全接觸戰鬥、手拿披肩或匕首捕捉劍,都是比較安全的。

  你應該要穿夠厚的防護衣或防護外套,來減輕身體受衝擊的傷害。所有參與戰鬥的人員都應該戴著符合奧運擊劍項目標準的面罩保護臉部,後腦要有適當的包覆,還要有厚皮或金屬製的護喉來保護喉嚨,男性要有護檔而女性要有護胸(這在fencing supply houses可以買到)以及女性用的厚護檔,兩隻手都應該戴著厚皮手套。不應有任何皮膚暴露出來。

設計示範動作

  教授示範技巧並不是這份文件的目標,但我會在此提出幾個對你有用的重點。

  首先,在示範包含「戰鬥」的場面而沒有穿戴完整護具時,你[必須]保持場面在控制之下,雙方都必須熟知並練習過每個打鬥動作。不應該有我稱為「開放式動作設計」的成分在內。每個動作都必須重複排練。以下的原則可以幫你編排你的基本動作。

  每個攻擊都要像成功時會擊中身體的樣子。

  絕對不要刺臉或上身,所有刺擊的目標都是腹部。

  所有斬擊都要在離身體2到3吋的距離止住。

  所有攻擊看起來都要像你拿的武器和要模仿的真實武器一樣重。

  和你一起示範的人是你的夥伴,不是對手!

  調整自己的位置,讓觀眾席的方向能夠看到致命傷害或有效攻擊。

  注意觀眾和其他工作人員的位置,避免造成他們的危險。

  盯著你表演夥伴的眼睛。不要在眼神沒有接觸的時候發起任何攻擊。

  盡量穿著符合演出的時空背景的服裝。本文附圖中的服裝是基於1550到1650年代、盛行用古典決鬥劍決鬥時的服飾所仿製的。

  動作設計方面有許多不錯的書和影片可以參考。這兩者我分別推薦:

  Gilbert Gordan的《Stage Fights: A Simple Handbook of Techniques》以及Mike Loades著作和發行的《The Blow to Blow Guide to Swordfighting in the Renaissance Style》。
 

部分的參考書目

Agrippa
     Trattato do scientia d'arme, con un dialogo di filosofia, di
     Camillo Agrippa, Milanese.  1553.

Arnold, Janet
     Patterns of Fashion.  MacMillan London Ltd, 1985.

Billacois, Francois (Edited and Translated by Trista Selous)
     The Duel: Its Rise and Fall in Early Modern France.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0.

Castle, Egerton
     Schools and Masters of Fence.  George Bull & Sons,
     1892.

De Caranza, Jeronimo
     De la filosofia de las armas, de su destreza y de la
     agresion y defension Christiana.  Lucifero Fano, 1569.

Di Grassi
     Giacomo Di Grassi, his true arte of defense...  1594.

Ferro
     Gran Similacro dell'arte e dell uso Scherma di Ridolfo Capo
     Ferro du Cagli, Maestro dell ecclesa natione Alemanna, nell
     enclita citta si Siena.  1610.

Fabris
     Della vera practica e scientia d'armi.  1624.

Lovino, G.A.
     Traite d'Escrime, 1580

Manciolino, Di Antonio
     Bolognese, opera nova dove sono tutti li documti e vantaggi
     che si ponno havere ne mestier de l'armi d'agni sorte,
     novemente correcta et stampata.  1531.

Marozzo

     Opera nova di achille Marozzo, Bolognese, Maestro Generale
     de l'arte de l'armi.  1536.

Saviolo, Vincento
     His practise, in two books; the first intreating the use of
     the rapier and dagger, the second of honour and honourable
     quarrels.  1595.

Silver, George
     Paradoxes of Defense.  1599.

Turner, Craig and Spoer, Tony
     Methods and Practice of Elizabethan Swordplay.  1990

Winter, Janet & Savoy, Carolyn
     Elizabethan Costuming for the years 1550-1580.  Other Times
     Publications, 1979.

武器、防具、資料的出處

Weapons and Armor

Scottie Armory
P.O. Box 682
Williams, AZ 86046

Tattershall Arms
Box 1215 
Flagstaff, AZ 86002

American Fencers Supply
1180 Folsom Street,
San Francisco, CA 94103
415/863-7911

Triplett Competition Arms
411 S Main Street
Mt. Airy, NC 27030
919/786-5294

Manuals Patri Pugliese
39 Capen St
Medford, MA 02155

Tattershall Arms
Box 1215
Flagstaff, AZ 86001

Falconwood Press
193 Colonie Street
Albany , NY 12210


Costuming and Patterns Tattershall Arms
Box 1215
Flagstaff, AZ 86002

Costume Connection
P.O. Box 4518
Falls Church, VA 22044-0518
703/237-1713

  希望你在這裡能找到有用的資料。如果你有資訊想要分享、或者想討論關於史實擊劍的問題,可以用英文寫信到下面的信箱和原作者聯絡:
  william.wilson@nau.edu


譯詞選用:

The arte of defence→劍術之道、護身劍術:
  defence雖然是防禦的意思,它也是fencing(擊劍)的字源,文章裡很多地方表現出art of defence對某個時期的人來說就是劍術的意思。所以標題我這樣翻。在內文裡,為了表現defence著重個人防身的意涵,而採用了不同翻法;也曾考慮翻成防身劍術,但「防身」比較會讓中文讀者聯想到一種幫助業餘使用者求生存的技術,因此特別採用比較冷僻的「護身」。arte是義大利文的art,在此除了通用之外、又或者是有強調其藝術性的意圖的。


rapier→古典決鬥劍:
  我一直以來認為通用的「西洋劍」譯法不佳,不但無法表現其指稱之物,而且在引用歐洲人說的話時,你說他講「西洋劍怎樣怎樣」是很怪的一件事(只有對中國人才西洋)。這裡採用「古典決鬥劍」或許有受到擬真兵器的Lancelot影響也說不定,他把rapier翻成「文藝復興決鬥刺劍」。我認為「刺」不是那麼必要,基於名詞越短越容易通行的原則,採用了「決鬥劍」當作此類決鬥兵器的通稱。此外,我想在沒有指明脈絡的情況下,「決鬥劍」應該要被預設用來指稱rapier(這種歐洲歷史中最深入人心的決鬥劍),而「古典」有時候是可省略的(特別是你在譯一個17世紀初的人講的話時,它正應該被省略)。


smallsword→輕決鬥劍
  我曾考慮要不要譯成小劍或小決鬥劍,不過在中文裡還是有些奇怪,所以就採用「輕」了。我認為輕決鬥劍應該可以略為「輕劍」,但一般最好避免這樣用,因為它太像什麼東西的通稱以至於人家會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Sieur de...→某某先生
  這個先生在當時法國的頭銜裡大約是意指有財產地位、而並非貴族的中產階級。雖然很繞口但意義不可省略,剛出場的時候一定要稱呼一下的啊。


長者
  原文grandfather,其地位近於其他一些文獻中的「second」(常譯做「副手」)。我查不到grandfather的語源,在這裡暫且沿用直譯。


opposition, binds, croise, envelopment→各種壓劍與壓劍迴轉
  前三者指的是幾種不同角度的壓劍,envelopment則是帶著對方的劍轉一圈再推出身外,是電影裡比較常看到的技巧(但轉超過一圈的可以歸類為戲劇效果)。在Wiki百科:Prise de fer裡有更詳細的參考資料。


parry→格擋、撥擋
  在電影、遊戲、非專業的圖書中常譯為格擋,擊劍選手、教練則說撥擋。實際上這兩個中文詞彙的意義不太一樣,前者的「格」有卡住、架住之意,「撥」則比較接近從側面施加力量推開,這也比較接近在擊劍比賽中的用法。在此我以撥擋作為主要譯名,而視情境混用格擋。

2011 年 5 月 13 日 2:46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