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18)


擊劍的防禦姿勢:八個分位  

  現代擊劍中,鈍劍和銳劍的撥擋與防禦動作分成八個「分位」(position),國際上中通常用近代法語的八個序數(prime、seconde、tierce、quarte、quinte、sixte、septime、octave)表達,對應的是不同的手掌姿勢和防禦位置。它們到底是根據怎樣的概念來區分的,又為什麼會這樣排序,這類問題在擊劍教學中經常被提起,但我一直都無法答得很清楚。這篇文章是我為了解決前述問題所做的努力,並且希望能夠:1. 具體說明「分位」的概念演變是怎麼導致它的分類幾乎沒有規律的現況,2. 釐清這個分類的核心概念,和一些使用上經常伴隨的誤解。

...

2017 年 10 月 18 日 0:34

電力供應與冗餘系統  

  8 月 15 日,由於電力供應不穩,發生全台灣各地接連斷電、最後演變成分區輪流限電的事件,讓能源問題再度成為焦點。對許多人而言,這次事件的意義似乎在於能夠為核能議題帶來有說服力的啟示。不過這篇文章將不會探討那些和實際發生的事關係不夠明確的問題;相對地,本文要介紹僅僅一個和這次事件直接相關的概念,並且用這個概念,來說清楚僅僅一個具體的問題。

No. 4 engine room, on USS North Carolina Battleship Memorial

...

2017 年 9 月 16 日 13:45

Seiken:

  Quillon 這個詞用來指決鬥劍的構造時,指的是在護手上或內側的和劍柄呈垂直交叉的棒狀構造,我先前譯「十字型護手」。這個譯法其實至今已經陸續出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最大的問題在於它在某些構型中根本不具備護手功能。

  根據字源辭典:「French, derivative of "quille": pin, club. Middle High German "kegel": club. Old High German "kegil": stake, club.」反正就是棒子,那或許可以考慮「橫棒」之類譯法。好在中文世界記得這詞的人不多所以還不難改。

  其實把 quillon 寫成是一種護手的英文字典也不在少數;在許多情況下,quillon 確實被認為是 cross guard 的少用同義詞。只是當你偶爾遇到那些不像護手的狀況時,英文使用者能夠用字面上不蘊含護手的 quillon 而不會自打嘴巴,而用中文統一講成十字護手就會被笑。

2016 年 8 月 12 日 0:26

Seiken:

  我們可以設計這麼一種搜尋引擎或者討論區內的搜尋模組,能針對每個詞位的內容設定檢索規則,藉此搜尋特定句型。這樣我們就能更容易地對語句的用法做實例研究,也可以觀察特定發言者在使用語言時是否有前後不一的情形了。

2014 年 10 月 30 日 5:31

Seiken:

  我一直想不起來從前見過的那啥魔界怪獸的名字。我發現自己正逐漸睡著。

  有人端給我一條很大的炸蝦、一條炸魚和一支炸雞腿,最後再給我上面有汽水和黃金薯條的托盤;因為托盤太小了,我煩惱著要怎麼把它端走。這道菜叫做ギルガメラ。我在公車上夢到的。

2014 年 3 月 25 日 13:02

《Lojban For Beginners》翻譯  

  這裡是《Lojban For Beginners》這本邏輯語入門書中譯的入口。目前翻譯進度至第二章完。

...

2013 年 11 月 4 日 13:28

Seiken:

  翻譯笑話兩則,分別出於舊約聖經和佛教經典:

  出埃及記 3:14(和合譯本)

   And God said unto Moses, I am that I am.
   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

  葛拉瑪經(中譯出自原始佛法三摩地學會)
   ...acquires four assurances in the here-&-now...
   ...現前當下就能得到這四種自信自証...

  到底是他們翻成英文時喜歡少翻,還是翻成中文時喜歡多翻?

2012 年 11 月 1 日 10:25

說到 OmegaT 的分節原則  

  和大部分的翻譯輔助軟體一樣,OmegaT 可以設定分節原則(Segmentation)來判定文章的分段。OmegaT 的分節原則是以正規表達式書寫,當原文中有指定的符號組合,前後就會被識別為不同的段落。例如如果要用全形句號斷開中文句子,就和內建的日文斷句規則相同,設定為:樣式前[]、樣式後[.],那麼句號和後面的字元就會被視為不同段落;另外如 XHTML 根據 <br /> 分節、文字檔案根據換行分節,這些都有內建的規則。以上是簡單地介紹一下分節原則。下面是一些和分節原則相關的話題。

...

2012 年 6 月 12 日 17:32

Seiken:

  为什么中文这么TM难?

  「實際上,一個外國學習者最感安慰的時候,就是看到一個中國人被要求寫一個常見漢字時一個筆畫也寫不出來。看到一個母語人士遇到你每天經歷的困難時,你真是感到那些委屈得到了莫大的伸冤和解脫。」我還真是第一次發現這件事的趣味性。

2012 年 4 月 1 日 3:39

Seiken:

  「"Do I not press this?" 可理解為『我是否不應該按這個?』,也可理解為『我不是應該按這個嗎?』。這時同樣回答『Yes』會有兩種相反的意義。」

  所以即使我們沒有漏聽什麼,也經常必須依情境相互猜測。

2011 年 6 月 26 日 23:18
現在 1 / 2 
LOADING...